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人妻交换  »  【堕】(01)作者:fl7898256
【堕】(01)作者:fl7898256
字数:11023


  Ifyoulovehim,bringinghimtoNewYorkforit『sheaven。

  Ifyouhatehim,bringinghimtoNewYorkforit『shell。

  我叫毅,来美国已经许多年了。依稀记得第一步踏上美国领土时候的那份激动,那时我还是个单纯的学生,只为求学而来。若干年后,啤酒的苦涩在刺激着我的味蕾,我也差不多能理解那出自《北京人在纽约》的名言的含义。天堂和地狱,一线之隔,一念之差。一个选择,便铸就一个不同的世界。有些往事憋得久了便会成为心魔,我依然对我的未来充满向往,断然不会让自己的心魔毁了自己,所以不如把它用文字释放出来,杀死碾碎它。

  初识静是在来美国读研的第二年的中国新年夜。我所读的学校位于美国中部,标准的农村,少了大城市的灯红酒绿,多了份乡村的安静。换句话说,就是很无聊。每年新年的chinesenight晚会变成了为数不多的消遣。同行的朋友向我介绍了一位以前没见过的姑娘,静,也就是未来的妻子。她并不是特别漂亮,长相确是精致耐看,眉宇之间有点像是台湾歌星A- lin,笑起来的时候尤其的美,恬静淡然。一米六七的身高,身材凹凸有致,举手投足之间表现出良好的家庭教养。我就是被她的笑容征服的。我们住的很近,有同是北方人,所以自然而然能聊到一起,再之后我们就相爱了。静很保守,在和我正式交往的时候依然是处女,在这个年代,尤其对于一个大城市来的漂亮女孩来说,这简直是难以想象的。静之前有过几段短暂的恋情,但都无疾而终。她自己说或许自己的霸气吓到了他们,毕竟一直到大学本科都是学生会干部,而这种霸气却从未展现给我看。在我面前,静总是细声细语,温柔可人,我如获珍宝。

  我们认识一年半之后便得到父母的许可回国结了婚,之后又回到美国继续攻读学位。研究生毕业之后,我选择继续攻读农学博士,静换专业读统计双硕士。静的保守充体现在性生活上,即便结婚多年她依然羞于在我的注视下宽衣,更羞于在明亮处显露她34C的美乳。但是在我的要求下,她会顺从的配合我喜爱的性交姿势和癖好。有时我会把从AV片中学到的姿势用到她身上,她也只是脸红的说一句色鬼,然后配合我。我是丝袜控,她也知道,只是不知道从何时开始,静穿丝袜与我做爱变成了对我的奖励。但是她除非迫不得已,否则拒绝在公共场合穿丝袜,她说不舒服,而我更觉得是害羞。静的腿很美,尤其是小腿,平滑光洁,像一截洁白的莲藕,再加上珠圆玉润的小脚,常令我欲罢不能,配上丝袜简直惊为天人。所以生活平平淡淡,但也处处充满温馨愉快,直到静毕业。

  静毕业之后在离我们所在城市不远的D市找到一份实习,帮一家中等规模的饲料公司分析数据。外国人在美国找工作不容易,我在静找工作的过程中还帮了忙,因为这家公司与我博导有合作,再加上静的农学统计双背景,总算是接到了工作offer。从刚刚开始工作的忐忑不安,到后来渐渐的驾轻就熟,静开始先露出她的专业素养和适应能力,我能明显感受到她那份自信。只是自从工作开始一个月后,静回家之后总是显露疲态,而且晚上九点多就开始嚷嚷着困,多数时候不到十点就去睡下了。这可苦了我,我是一个标准的理工男夜猫子,不到十二点没有困意。以前平均一周能做爱三四次,现在只能每周周六的时候做一次,害的我常常自己解决那份每天十一点多才来的躁动。我心理有些不满,但是我从未对静说过,我知道我们都在为了这个家,都在为了能在这片陌生的土地立足而努力,静很努力,我不能让她因为我的一点欲求不满而难过。然而之后发生的一切,让我对静,对这个家,以及对我自己,有了新的认识。

  一切要从我博士三年级的那个周五开始,那是静已经工作两个月了。我每天尽量保持在六点准时回家。但是博士第三年,马上面临毕业资格考试,又要赶实验发paper,所以我偶尔会工作到很晚,就像这个周五一样,我又在为开始一波新的实验准备材料。六点半的时候接到静的短信,说她的顶头上司斯本森七点会来家里吃完饭,问我有没有空早回来。我估计了一下实验进度,预计要做到八点,就回复说让他俩先吃不用等我,给我留一口剩菜就行。静乖巧的回复到,「辛苦老公啦:),那我们先吃,到时候老板应该走不了,他还想跟你聊聊天呢」。我看着短信微笑了一下,继续投入了我的实验。工作进展别我想想的要快,不到七点二十我就准备好了所有的东西,我心急火燎的收拾好东西往家跑,毕竟我也想跟斯本森套套近乎,看以后有没有机会去这家公司工作,能跟静在一起当然是最方便的。十分钟就开车到家,我住宅的是一套一居室的学生公寓,公寓们直接冲着厨房。我用钥匙开门进屋,直接看到正在做饭的静,和站在她身后的斯本森。斯本森是一个高大的美国白人,大概一米九多,比我高了半个头,加上宽大的肩膀给人很大的压迫感,但他为人确实非常nice的。在开门的瞬间,我隐约好像看到斯本森把手从静的方向抽了回来,但是由于房门的遮挡,我并没有看到是从哪儿抽出来的。斯本森见我进门非常的开心,「你好,毅!好久不见」,过来给我一个大大的拥抱,「你好,欢迎来我家」,我跟他客套,并握了握手。
  他的手指有些粘,粘在我手上什么东西,我下意识的搓了一下手指。斯本森似乎看出来了我的困惑,解释道「抱歉抱歉,我忘了刚刚抓过鱼,我刚帮静处理了一下晚餐的鱼肉,对吧静?」,说完扭脸看向静。

  「是的,斯本森帮了好多」,静微微侧着脸对我说,她的脸有些微红,应该是炉灶烤的吧,我心里想。但不知为什么,静的站姿有点别扭,雪白的双腿紧绷着,右腿微微倾斜像是在两腿用力夹住什么,说话声音也有点微微颤抖。「今天回来的早呢。」,她说。

  「家里有客人,怎能让你一个人忙活」,说完我想过去从背后给她个拥抱,正要过去,听静说到,「先去洗手换衣服,要开饭了」,我想也是,就跟斯本森打了个招呼,去卧室换衣服。学生公寓隔音不太好,我听见静说了句什么,然后斯本森哈哈大笑说「没关系,会很美味的」。我换号衣服走出卧室,我他们在说什么,斯本森解释「静说热狗烤的有点糊,我说不用担心依然会很美味」。正说着,静端着一烤盘热狗走了过来,看斯本森的眼神乖怪怪的,似有怒意,接着又端来了蒸鱼和米饭。静走路的姿势依然奇怪,屁股向后翘起,上半身向前微微倾斜。

  「腰疼?」我关切的问静,做办公室的人时常有这毛病。「有点」静俏脸微红的答复。我站起来接过静手中的菜,静也就顺势做到了饭桌前,坐下的同时口中微微的哼了一下,那一刻竟让我想起我们做爱时我添她的耳垂所发出的声音。
  「吃完饭我给你按摩一下」,我关心的说「好,啊…」静低着头回答,声音有点走样,可能是累的吧,我想,旁边的斯本森插话说「静工作很努力,现在已经是我们的最佳员工了,哈哈」说完他动手帮忙把食物分到我们的盘子里,并且第一个开动咬了一口热狗说,「抱歉我饿坏了,而且食物真的很美味」,说完瞟了静一眼。静低头看盘子没有搭腔。

  「毅,餐巾纸用完了,能去卧室帮我拿一盒吗?」,静突然抬头对我说。我扫了一眼餐桌,确实纸巾盒子是空的,就做了一个ok的手势跑到里屋去了。在我找纸巾的时候,隐约听到他们说了些什么,静的声音好像不太开心。我拿上纸巾走出卧室,正好听见静啊的惊呼了一声,走到客厅发现斯本森弯着腰在桌子后面,由于桌布的阻碍,看不清他在干啥。

  「怎么了」,我问「没事儿」,斯本森直起腰,晃了晃手中的热狗肠,「热狗掉地上了」,接着立马咬了一口刚捡起来的热狗,说「我不会浪费的,非常美味多汁,静的手艺真好」,说完看着静。静只瞟了她一眼,脸红红的竟似有娇嗔之意,只淡淡说了句「咱们也开始吃吧」。

  之后的晚餐就是聊家常。斯本森为人热情好聊,有他在从不冷场。就只样边吃边聊到九点,大家互道了晚安就此结束了晚餐。我帮静收拾完桌子,从背后抱着正在刷碗的静,吻着她的侧颈和耳后,这是她的敏感带。她呻吟着吸了一口气,很舒服的样子,回头吻了我。我们的舌头纠缠在一起,我轻轻的吮吸着静的香舌,手也不老实起来,绕到她的胸前拉起胸衣,轻轻的挑拨静的乳头。静的呼吸更加热烈,眼神有些迷离,不好意思的低头轻哼,「我想要」。声音不大,却如雷贯耳。我左手依然把玩这静丰满的吊钟乳,右手依然滑到她的两腿之间,手指轻柔的翻开阴唇放在里面。静的阴唇好像有灵性一样,在我手指平卧进去的同时轻轻的合上包裹着我的手指,小穴就像有张力一样一下一下的吸着我的手指。她的下身淫水已经泛滥了。我坏笑这说,「今天进入状态好快啊」,「还不是你挑逗的我,啊……啊……轻点捏……」,我的手指此时正在不安分的挑逗着阴蒂,静的浪水已然沿着我的手指往下流。精虫上脑,左手从乳海中抽出,猛地拉下静的短裤和内裤,伴随着一声惊呼让她的屁股暴露在厨房的灯光下。

  「不要在这里,会被看到的!色鬼毅!」,静一边透过厨房窗观察外面,一边焦急的想要遮掩屁股,可是苦于手上还带着沾满洗洁灵的乳胶手头,只能无助的扭着屁股,淫水顺着大腿根向下流。我控制住静的屁股,左手掏出早已急不可耐的肉棒,右手架起她的右腿,下身用力一挺,顺利滑进了早已泥泞不堪的蜜穴。「啊……你轻点……放我下来……啊……丢死……哦……人了呢……」,静用左手支撑着台面保持平衡,右手想要向后把我推开,可是无奈姿势太别扭力量有完全被我压制根本毫无作用,只能保持姿势被我操弄。这个姿势和位置对我也太过刺激,五分钟不到我就感觉精囊一紧有射精冲动,赶紧想把肉棒拔出来射在静的屁股上,毕业这节骨眼上我还不想要孩子。孰料静感觉到了我的意图,竟然用被架起来的右腿往后翻钩住了我的大腿,扭头面色潮红,双眼魅惑如丝,「射进来,今天没事儿,我也快到了,快点,再……再来几下……快了……啊……啊……啊……」。在静激烈的叫床声中,我把精液全喷进了静的蜜穴里,被我的精液一烫,静也到达了高潮,仰头难过的压抑着喉咙中呻吟,瘫软在厨房台面上。我也力量耗尽,趴在静的背上喘息着,轻轻的吻着她的后颈。大约过了几分钟,静起身推开我,把手套扔给我让我收拾残局,「我去洗澡喽,要是怀上了你也得认命!」俏皮的向我皱了皱鼻子,跑进了厕所。

  收拾完东西,我去厕所洗手,静似乎正在清洗下体,发出微微的喘息。不知为何这喘息声让我想起斯本森,这是闹哪样?我摇摇头走进卧室,躺在床上看着天花板,迷糊着做了个短促的梦,梦到静的呻吟,斯本森向我微笑,今晚的晚餐,我的实验,内容杂乱无章,直到静把我摇醒,我去洗了个澡,回来便抱着静睡去了。

  转眼距离上周五的厨房激情已经五天了,静没有任何怀孕的迹象让我们都松了口气。我们会拥有自己的孩子,但不是现在,现在不是个好时机。

  周三的下午,我的导师让我和实验室的师兄周四去D市的EF公司取些样品回来。EF正是静工作的公司,我没把这个消息告诉她,打算到时候给她个惊喜。到达EF公司已经是周四下午的3点半,我算好了时间,三点半到公司差不多四点半就取完样品了,五点可以等静一起走。像我计划的一样,四点半干完了活,打发走了师兄送样品回去,然后就去找静,却发现她不在办公室。我去问前台的接待大姐安迪。

  「你好安迪!一切都好吗?」我向安迪问候,「一切都好,毅!谢谢你!是来找静吗?」安迪看出我的来意,在得到我肯定得答复之后,安迪说「静跟着斯本森先生去工厂里测数据了,你可以在这里等他们回来,或者自己带上安全帽去看看,我想我的boss不会介意你进工厂的」。不知为何,一听到静跟斯本森在一起我的心就揪了一下,我决定自己去找他们。

  谢过安迪之后,我安全帽,护目镜,厚手套全副武装进入了饲料加工厂。工厂里的气味并不令人愉快,大多是酒精发酵剩下的渣滓,呛得很。很难过让静这么一个爱美爱干净的姑娘在这种环境工作,以后一定要给他换个更好的工作。沿着生产线转了一圈,零零散散见到几个工人,但却没有静和斯本森的踪影,打听了一下才知道他们往仓库去了。仓库在整个工厂的最西边,要穿过一片他们自己的试验田和几栋要拆掉的破畜栏,听说以前工厂领导想要自己产饲料自己养牛,可是显而易见他们不是饲养牲畜的行家,于是要拆掉建新的饲料生产线。我独自一人往仓库走,无聊的很,便四处乱看,然后就看到了接下来的一幕。有两个人在破旧的畜栏里做爱,他们显然没意识到这个时间会有人往仓库走,做的很卖力,女的叫的很大声,不知为何听起来很耳熟,可是夹杂着风声我也听的不真切。我没有偷窥欲,我也不是变态,但人总是好奇的。我抬头看看四周,视野之内没有人影,便趴在破旧的木门上往里看。女人以女上男下式坐在男的胯部,身体高高顶起,再伴随着呻吟重重的坐下去,一只手似乎在摸着自己的面部,另一只在抚摸自己正在被操的阴部。男的右手扶着女人的腰,左手揉捏着女人的胸部,显然驾轻就熟,两人非常默契。我极力想看清两人的面目,可是落日的余晖恰好照射着我的眼睛,只能看到两个一上一下的黑影。女人似乎相对男人体格要小的多,大腿被夕阳照亮了一块,汗水反射出耀眼的光芒。「美国人真开放!」我暗自心想,「也不嫌这地方脏」。

  正打算离开去找静,却看到他们一阵骚动,吓了我一跳以为自己被发现了,还好只是换个姿势。只见男的站了起来,手上动作有些粗鲁的把刚刚也要站起来的女人按下去跪在地上,让后用肉棒在她脸上拍打,看来是想让女人给他口交。女人显然不太喜欢这个姿势或者男人的态度,双手抗拒的向外推。岂料男人一只大手顺势抓住了女人的一双手腕,把她的手臂吊了起来,并把女人的头拉到与自己的阴茎同一高度的位置,用另一只手扶着自己粗大的阳具插进了女人的嘴里。女人失去了支撑,只能任凭自己的嘴被操,发出呜呜的呻吟声,并且时而干呕,看来这男人的阳具顶的够深的。我饶有兴致的看着这一对儿在这里粗犷的打野炮,猛然想起快五点了,万一错过静,就不能一起回家了。正在我要走的同一时间,男的大吼一声射精了,女人发出哽咽声,看不清表情,只能看到白色的精液滴到被夕阳照亮的地面上。看来这男人射了不少,女人没有照单全收。完事儿的二人开始穿衣服,期间男人趴在女人耳朵上说了什么然后哈哈大笑,女人暧昧的推了男人一把,跪下清理男人阴茎上的残液。EF公司里居然有如此骚的女人。战斗结束了,我这观战的也该撤了。一路小跑来到仓库,发现仓库大门已经锁了。我喊一声糟糕,走另一条近路穿过试验田跑回了办公楼。工作人员都已经下班走了,但好在门还开着,而且老婆的车也在,看来还没走,要不真不知道怎么回家。
  静不在办公室,我坐到了她的办公椅上等她回来,闲极无聊便四处打量乱看。一个抽屉引起了我的注意,它位于静办公桌左手的最下层,也就一般抽屉一半的厚度,要不是一把插在上面的钥匙我根本就不会在意。我了解我老婆,她是一个做事井井有条的人,有近似强迫症的整理习惯,这种钥匙留在锁上的事情是几乎不可能发生的,除非当时有事干扰了她。怀着好奇我拉开了抽屉,发现里面净是一些零七八碎的私人用品,钱包,几件化妆品,一包吃了一半的饼干,一件公司文化衫,和几个好像装着小件衣物的食品保鲜袋。静有用食品保鲜袋装内衣的习惯。我泛起一丝困惑,随手拿起最靠外的一个保鲜袋,看外表好像是一双丝袜!揉成一团,静只有对待要洗的衣物才会如此草率。可静怎么会有穿过的丝袜在办公室?没听说公司有穿丝袜的要求,她自己也说过家里那双我们做爱时才会穿的黑丝袜是她从小到大唯一的一双,那这是什么?正当我要打开仔细看一下,却听到外面传来几个人的脚步和说话声,,男的是斯本森,女的却有点陌生,静不在其中。我紧张了起来,毕竟我不是这个公司的员工,即便是翻我自己老婆的抽屉被人看到也是说不过去的。所以赶忙把保鲜袋丢了回去,关上抽屉,躲到办公室门后。两人并未做任何停留,一边聊天一边往廊深处走去,据我所知那个方向是更衣室,多半他俩也要换衣服回家了。我长吁了一口气,走出静的办公室,还是站到比较显眼的地方等比较合适,省得被认作贼。可是那双穿过的黑丝袜仍然勾起我的疑虑,正当我在纠结是不是要回去再看一下的时候,静回来了。

  老婆显然没想到我会出现在这里,看着我愣在那里,「你……你怎么来了?」
  「想老婆了呗,surprise!」,我把来的原因向静解释了一下,不知为何静看起来有些心不在焉。

  「来也不提前打个招呼,万一我提早走了怎么办。」静埋怨道,但是也颇为感激的过来抱住了我,抬头浅浅的吻了我一下说,「我去换衣服了,浑身好臭」,「是,确实有股牛粪味儿」,「你讨厌死了!我可以说你不可以!」,静娇嗔道。我这才注意到静穿着一身深蓝色的工作服,双腿膝盖处占了些黄色的泥土,「哪儿来的土啊,摔倒了?」我心疼的走上去拍打静的膝盖,静退了一步躲开了,「没……没事儿,就是……就是不小心啦……还好地上有草没伤着……」。
  「我一定毕业之后努力工作,让老婆早日离开这个鬼地方」,我心疼的说,「嗯」,静没有接话,眼圈红红的,好像很感动,接着低下头,小声说,「我去换衣服了」。

  刚转过身来要走,却突然一下愣在那里,然后扭头红着脸问我,「你听到了吗?」,声音微颤。

  「听到什么?」我走上前去与静站在一起,疑惑的看着周围。已经快六点了,偌大的办公区早已空了,哪儿有半点声音?「啊……啊……啊……操我」,这下我听到了,一股春意涌了出来,是从更衣室的方向。想必是斯本森和那个我不认识的女人。「走,去看看。」我坏笑着对静说。

  「不要啦,这种事情怎么好意思呢……」静早已羞红了脸,低头紧盯着地面。
  「他们敢在这里干就不怕被看,有啥不好意思的。走啦。」不由分说,拉着静就往更衣室走去。

  声音是从女更衣室中传出来的。我打眼瞧了瞧四周,一片寂静,想必人都走光了,便大着胆把静往女更衣室里拖,静拼命抗拒,但又不敢闹出声音,只能任由我摆布。更衣室内只开了浴室部分的灯,更衣区的已经熄灭了,正好方便我们行动。我拉着静悄悄靠着浴室门口的铁柜站好,侧头往里看。透过浴室区的磨砂屏风,看到两团白色的人影纠缠在一起,两人面对面站着,女人背靠着墙双手扶着男人的肩膀,男人右手撑着女人的左腿,左手扶着女人的纤腰,阴茎正在用力的向上顶。「快……快快……爽飞了……操我……操死我……」女人夸张的叫喊着,声嘶力竭。

  「你这个骚逼。」男人淫笑着,是斯本森,「这不过几天没碰你就骚成这样,竟然光着屁股在工厂里走来走去,操烂你这骚逼。」

  「操吧……操死我把……啊……啊……啊……嗯……爽死了……好久没这么充实了……尽情操吧……啊……你再不来我只能去找汤米解渴了……」女人用酥麻魅惑的声音说。

  「斯蒂芬尼,你这张逼是我的,我的!我的玩具别人不能碰!」斯本森怒吼,女人闷哼了一声,似乎刚才斯本森大力很操了一下。

  「哼!我的主人,对我这么蛮横!啊……啊……再快点……对……对……自从搞到那个小婊子……啊……就对我爱答不理……好深……还是我帮你搞上的她呢……啊……到了……啊……」

  女人尖啸了一声,腰部脱力再也顶不住墙壁,便双手像吊环一样吊住斯本森的脖子挂在那里喘息。娇声喘道「怎么还不射啊,想搞死我吗,不是刚刚才射过一次吗?」,看来斯本森这蛮牛还没射在这个叫斯蒂芬尼的女人身上,可又说刚刚射过一次,射在哪儿?莫非是畜栏里的那对?我渐渐有了些头绪,可是那斯蒂芬尼口中的「小婊子」又是谁?我有些困惑的回头看静,静有些失神,突然返现我在看她竟然抖了一下,握着我的那支手也汗津津的。当时完全领会错了老婆的反应,只怪我沉浸在偷窥别人做爱的刺激中。

  我压低嗓子对静说,「你们公司关系挺乱呢,呵呵,斯本森在跟几个人搞啊,唉唉你别捏我啊」,说到这里静狠狠的捏了我一把,眼圈红红的看向别处,「别生气,我说着玩儿的。那个斯蒂芬尼是谁?听名字挺耳熟的,你跟我提过是吧?」我赶忙岔开话题。静张嘴正要答话,却被斯本森的声音打断了。

  「新妞不错,逼紧的很,奶子也别你好玩的多,操起来浪的厉害,哈哈。你给我找了个好货,我今天就好好赏赐你!」斯本森得意的笑着,说着把斯蒂芬尼翻了过来,压在磨砂玻璃墙上。强力的挤压让斯蒂芬尼的双乳变形贴在玻璃墙上,正好在我们的视野里形成两个圆圆的乳饼,乳头像是嵌在饼上的大葡萄粒。突然斯蒂芬尼的身躯往上提了一下,发出一声闷哼,斯本森的大屌看来又进了洞,新一轮的活塞运动又开始了,伴随着水声开始抽插。

  在这淫靡的场景和声音刺激下,我的阴茎也硬了,低头一瞧却发现静在专注的看着斯蒂芬尼模糊的身影,呼吸明显加重。看来我老婆也动情了!我的手不老实起来,从后面滑进静的下体,摸了一下静的外阴,静发出舒服的哼声,瞟了我一样,满脸绯红。「讨厌你,毅宝!」静嘴上说着讨厌,眼睛里却全是媚意,屁股扭动像是在摆脱我的抚摸,却不知是有意还是无意让我的手指滑进她的蜜穴,穴中黏糊湿稠,整个内裤都快被浸湿了。我受不了了。这就要去扒静的裤子,却被她止住,「会被听到的啦」,瞟了一样正在活塞运动的两人,眼神复杂。
  「你用手帮我好不好,真搞起来声音太大啦。」静求饶道,

  「那我怎么办,要不用你的小嘴我也是没有意见的,嘿嘿」,静向来拒绝给我口交,这次趁机威胁她。

  「色鬼!」静白了我一眼,竟然主动帮我放出了勃起的阴茎,轻柔的添了起来。静的香舌柔柔的包裹着我的龟头,香腮微微用力轻轻的嘬着阴茎,一股触电般的快感直冲入脑。我顾不得怜香惜玉,右手快速的挑拨着静的阴蒂,左手攒住静的长发助力我的胯部抽插静的小嘴,能这么粗暴对待自己老婆的机会真不多,待会儿再道歉吧!快感早已支配了我的大脑。面对我的动作,静不满的白了我一眼,好在我掌握分寸顶的不深,加之她正在享受我手指给他带来的刺激,也就放弃反抗,伴随我的节奏给我口交。

  我一边欣赏着磨砂玻璃后的激烈性爱,一边享受静的口交和湿滑的蜜穴。期间斯本森用肮脏下流的话辱骂斯蒂芬尼,斯蒂芬尼这骚女人完全没有怨言,照单全收,并且连本带利的要求斯本森狠狠的操自己。大概十分钟有余,伴随着斯本森的一声大吼,斯蒂芬尼抽搐着面朝下瘫软在地上,看动作斯本森拔出了阴茎,把精液全数射在斯蒂芬尼的背上,然后转身去冲淋浴。伴随着他们的结束,我也放开精关射进静的嘴里。静也刚刚达到高潮,喉咙正在拼命压抑那喷薄欲出的呻吟,却被我的精液一激呛了咳嗽了一下。我吓了一跳,连裤子都顾不上提,赶紧拉着静逃出了更衣室。或许淋浴的水声掩盖了静的咳嗽,没有任何人出来查看。我长吁了一口气,回头查看静的情况。静只是呛了一下,倒是无大碍,但是精液却全数吞下了肚,满脸的不高兴,但刚才的潮韵还没完全退下,反而看起来像是一副欲求不满的样子。静拉着我赶紧往办公室跑,趁着斯斯二人淋浴的时间我们最好赶紧离开,免得碰上尴尬。我在办公室门口等着,静跑到办公桌那儿收拾东西。我听到一阵开关抽屉的声音,静胡乱塞了些什么到包里,便冲出来要拉着我往外跑。

  孰料她刚一踏出办公室门,更衣室方向就传出一阵高跟鞋的嗒嗒声。斯蒂芬尼走了出来。面对满脸尴尬的我们二人,斯蒂芬尼好像完全没有意外,表情放松自然,就像是刚刚换完衣服要回家一样。

  「Hi,你是毅对吧?我们见过一次,在新员工欢迎会上。」斯蒂芬尼客气的跟我打招呼。

  我记起来了,两个月前的欢迎会,斯蒂芬尼也在场,她是EF公司的人资主管,静的面试人之一,难怪听起来很熟悉。当时她穿了职业套装,黑框眼镜,面容严肃,看起来不太好相处。今天的她看起来明快的多,一件浅蓝的无袖短衫外面搭着白色的细毛线小外套,黑色的短裙,双腿笔直细长,脚上踩着漆皮的细高跟凉鞋,脚趾涂着鲜红的指甲油与白的近乎透明的皮肤形成强力对比。她长得并不算漂亮,但是眼睛很大,配上巴掌大的小脸和金色的齐耳短发显得有些俏皮可爱。脸上施了很重的妆,一圈黑色的大眼影让她充满野性,紫框的眼镜却又封印了这份野性,给人无尽的遐想。

  「你好斯蒂芬尼!我记得你。谢谢这段时间对静的照顾。」我客套的回复,同时注意到她并没有穿胸衣,两个刚刚受过刺激的乳头就这么显眼的挺在胸前。她的胸并不大,比静要小一两号,但是坚挺上翘,也是好看。她的胸脯微微起伏喘息,还没有从刚才的冲击中缓过来。她这么快就出来,想必没有冲澡,就急匆匆的要离开这里,或许背上有未擦净的精液也说不定,再想想短裙底下可能的真空,也是异常的刺激。

  斯蒂芬尼似乎没看到我对她双乳的注目礼,笑着对我说「照顾?当然,这是我应该做的。静很努力,我们相处的也很融洽,对吧静?」目光越过我看向身后的静。

  「当然,当然……」静的声音有些局促不自在,好像在逃避的感觉。斯蒂芬尼的目光充满了戏谑和挑衅的意味,我难以理解。

  「就到这里吧」斯蒂芬尼打破僵局,「我们都有些累了不是吗,静?祝你们有个愉快的晚上!毅,很高兴见到你,也许我们很快又会见面的,再见!」不等我们回话,斯蒂芬尼径直穿过我们向外走,路过我时我很确定她看了一样我的阴茎一眼,舔着嘴唇向我笑了一下。这个骚货!我心里暗骂,却又明显有股想要把她按倒狠操的骚动。

  跟在斯蒂芬尼后面,我俩也赶紧开车离开了公司。驶上D市到我们所住的A市的高速路。静一路沉默,盯着窗外若有所思,我明显感到她几度有话想对我说,但都犹豫片刻之后忍了下来。可能刚才的场景对保守的静太过于刺激了吧,我心里想,回去好好开导她一下。

  回到家之后,我向静为我在更衣室里的粗鲁道歉。

  静反过来抱着我,脸贴在我的胸口对我说,「毅,不要道歉,我愿意为你做任何事情,我爱你!」,抬起头泪汪汪的看着我,「你会不会觉得我是个淫荡的坏女人?」

  「怎么会!」,我斩钉截铁的说,「我选的女人是全天下一等一的,你是我的静静好老婆!」

  「谢谢你,毅!」她留下一行眼泪,显得楚楚可怜,嘴紧紧的抿着,难以区分是欣喜还是难过。

  我看她思维转的差不多了,就开玩笑道,「想要发骚的时候就发出来,我都受着」,顺势拍了她的翘臀一巴掌,静浑身一震,嗯了一声,侧脸看着窗外没有再说。过了一会儿,静揉了揉眼睛,吻了我脖子一下说,「我给色毅毅带了一份礼物!」,说完走向她的包,拿出了四个装有丝质衣物的食品保鲜袋,正是我在静办公室抽屉里看到的那些。

  「喏,自己看」,娇羞的站在旁边。

  我依次代开了他们,一件吊带黑丝袜,一条开裆紫色丝袜,一件黑色蕾丝透明肚兜,和一条大孔眼的蓝色渔网袜。拿着他们,想象这这些情趣内衣裹在静美妙的胴体上,我又硬了。静看出了我的企图,断然拒绝「今天不要啦,人家好累,你在公司里还折腾人家一次呢。」,看着我失望的眼神,她又不忍的说「周末吧,拿出一个晚上,你想怎么折腾我都行喽」,看着我露出的淫荡笑容,她撅着小嘴推了我一把「色毅毅,希望以后生个孩子别像你一样色,我去洗澡喽」,一溜烟逃过了我的攻击范围跑进了厕所。

  听着厕所里传来的流水声,我回味了一下这一天的艳遇,虽然饱了我的眼福,EF公司好乱,斯本森不是个好人,作为顶头上司希望他没有为难静。总之我要赶紧毕业,带静离开这个地方去大城市。望着桌上的性感丝袜内衣,我泛起一丝疑虑,我拿出这四件衣物的时候他们都是叠的整整齐齐,显然是静的手法。那么我看到的那件卷成一团的丝袜哪去了?我望着手中的吊带黑丝袜,是这个吗?我难以分辨,仓促之间又记不起来当时一共几个袋子。还有,静那熟练的口交技巧,完全不想第一次做,她以前在哪儿练得?一个邪恶的念头突然钻进我的脑子,「这些丝袜不是给你的,只是被你发现了迫不得已;那熟练的口交是天天添别的男人阴茎添出来的」,我惊得一个机灵,怎么可能会有这么荒诞的想法?一定是我今天看的香艳场景太多了吧。

                待续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夜蒅星宸 金币 +11 转帖分享,红包献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