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人妻交换  »  【熟女淫之女佣吴丽】(01)作者:saite4
【熟女淫之女佣吴丽】(01)作者:saite4
字数:6444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我叫张浪,是个超级富翁,身家以数十亿计,当然了,这些钱不是我挣得。 这些钱全部来自我父母的遗产,我从小就没了母亲,父亲在我19岁那年私人飞 机失事,死了,我一下就继承了我父亲庞大的遗产,我将这些遗产交给职业经理 人打理,自己每年拿公司红利即可。可以说,我的人生还未开始就结束了,在这 种情况下,我自然陷入了情欲之中。可能是从小没有母亲的缘故,我喜欢熟女。 准确的说,是喜欢30~ 60岁左右的女人,如果保养得好,年级大点也没关系。 而我的第一个女人,则是我身边的保姆,确切的来说,是女佣。

   我原先有女佣,是我父亲替我找的,但是她是我父亲的女人,而且从小照顾 我,我视如母亲,我这个人虽然好色,但是这种最基本的道德底线我是不会去穿 越的。在父亲死后,我给了她买了栋别墅,每个月定时给她打钱。就这样,我自 己家这偌大的房子就没人打理了,于是我决定再去找一个我喜欢女佣。在人才市 场,有不少这样的中介,但是挑来挑去,我没挑到满意的。就在我沮丧绝望的时 候,一个熟女进入了我的视野。她穿着农村特有的衣服,有些脏和不合身,脸上 也有些油腻腻的。但是却难掩其丰腴的臀部和巨大的乳房。我从下到上打量了她 一下,脚很小,腿也很细,可以说凹凸有致,稍微打扮打扮一定是一个撩人的熟 女。于是我走过去,问中介要了她的简历。简历上写着:吴丽,40岁,户籍, 农村。婚姻状况,单身。身高160CM。很好,非常符合我的标准,但是如果 就这么把她聘回来,以后上手估计会有些困难,所以我决定将她逼入窘境。我先 是打电话找了几个社会上的狐朋狗友,请他们帮忙盯住吴丽的人才中介,只要有 人想请她,就立刻给钱打发掉,让他们选别的人。只有这样,我才能保证吴丽不 会被人请走。其次我让私家侦探调查吴丽的家庭情况,我可不想有什么节外生枝 的事发生。

   很快,几天就过去了,吴丽自然是没人能把她请走,而我也得到了吴丽的全 部资料,她的确是农村人,老公是开货车的,出了事故死了,没了收入来源才出 来打工,有一个女儿,已经在外地上了大学,家中还有一个老母亲,58岁,而 她的老父亲也已经过世。私家侦探给我看了吴丽母亲的照片,我的小弟弟一下竖 了起来,这哪是一个58岁的农村老妇,从照片上看,也不过就50岁左右,和 吴丽长得很像,两人站在一起,说是姐妹也不过分。这让我更想把吴丽搞到手, 因为这可能是一笔买一送一的买卖。但是我不能急,俗话说,欲速则不达,我决 定再等等。

   我耐着性子又过了几天,得到了吴丽已经开始在菜场捡菜叶吃的消息,我知 道时机成熟了。于是我立刻开上自己的超跑,来到人才市场,直奔吴丽所在的中 介,二话不说就签了她。吴丽被这突如其来的转折弄傻了,在她绝望的时候,我 犹如天神下凡一般拯救了她,我可以看得出,她的眼中满是感激。我带她回到我 家,看见我家的房子的时候,吴丽又是一阵惊叹,对于这个农村妇女来说,我的 房子的确是犹如宫殿一般豪华。

   我带她看了她的女仆房,她一下看呆了,怯生生的问我:「这是给我住的?」 我点了点头,房间其实不大,不过40多平,衣柜,床,电视,空调,一样不缺, 同时连接一个卫生间,里面有淋浴,洗漱的地方,还有一个小阳台,可以晒晒衣 服。我示意她打开衣柜,她打开衣柜,里面全部都是整套尺寸不一的女仆装,从 衣服到裤子到丝袜到高跟鞋。

   「你选一套合适的穿上,记得先洗澡,还有,浴室有化妆品,你会用可以用」 我吩咐道,接着关上房门退了出去,我并不急于这一时。

   耐心的等了一个小时左右的时间,房门打开了,吴丽穿着女仆服走到了我的 面前,我看了一眼眼睛就直了,她长得很漂亮,原先因为脏兮兮的所以看不出来, 现在她不仅洗干净,而且略施了粉黛,长得很像电视明星王雪琴。尤其是那双穿 着黑丝加高跟鞋的脚,简直太诱人了,我很想立刻就扑上去,把她给办了。我强 忍冲动和欲望,问她:「怎么样,还满意不?」

   「满意满意,这里简直就是皇宫,我还有什么不满意的」吴丽连连点头。
   「满意就好,现在我们来谈谈薪资问题。」我拿起桌上早就已经拟好的合同, 递给她。

   「月薪2万?」吴丽看了一眼薪资,一下就呆住了。她当然应该呆住,在我 们这个城里,最好的保姆也不过是月薪1万。这就是我刚才没立刻办她的原因, 我很明白,要想让吴丽听话,就必须先给她一个她无法拒绝的条件,其实,不止 吴丽,任何人都一样。

   「恩,月薪2万,另外你需要二十四小时的伺候我,不过包吃住,刚才那间 房就是你的。」我语气很平淡,不过我可以看出来,吴丽已经动心了。

   「太高了……吧」吴丽发现我一直盯着她,她有些发毛。

   「你听清楚哦,是伺候我,不是单纯的做家事。」我故意把语气放冷。
   「什么叫……伺候……」吴丽察觉到有些不对劲,她的身体渐渐有些蜷缩起 来。

   「你怎么伺候你老公的,就怎么伺候我」我继续平淡的说。

   「不!我不能!」吴丽高喊着准备逃跑,她的抗拒在我的意料之中,就在她 说出「不」的一刹那,我已经扑了上去,一把将她按倒在地上。

   「你放了我!我不能!」吴丽拼命挣扎,但是她又怎能和我这个身高1米8, 长期练武和健身的人相抗衡,没几下就被我拔掉了上衣和胸罩,两个巨大的乳房 呈现在我的面前,好家伙,这对巨乳至少有36E大。接着我用手用力捏住其中 的一只,狠狠地捏了下去。

   「啊!!啊!!」吴丽疼的大叫,两只脚在我的身体下面不停的踢。

   「你再反抗,我就辞退你,你就没工作了,据我所知,你吃饭都成问题了吧!」 我见吴丽的挣扎已是强弩之末,我立刻抛出这句话,果然,之前的铺垫都奏效了, 吴丽一听这话就不再挣扎。

   「听话,你会过的很好的,就做我的女人,不好吗?」我抚摸着吴丽的头发, 在她耳边轻轻的说。

   「不,我不能对不起我老公。」吴丽含着泪说,但是很明显她已经不再挣扎 了。

   「你老公死了很久了,而且你也很想要,你看你下面都湿了。」我用手隔着 丝袜摸到了吴丽的下体,在我刚才那么用力捏她的乳房的时候,除了痛感,估计 还有快感吧,现在吴丽的淫水已经把丝袜给弄湿了。「认命吧,你就是一个荡妇 淫娃。」我进一步摧毁吴丽的内心防线。

   「不……我不是……」吴丽捂着脸,我则进一步的用手指穿过丝袜抚摸吴丽 的小穴,其实这些丝袜都是特制的,平常用起来和普通的没什么区别,但是女人 的淫水一旦沾到上面,立刻会变得极软,极容易撕裂。「啊……啊……啊……啊 啊!」吴丽的小穴被我的手指入侵,她的身体开始颤抖起来。

   「还说不是,那么多水。」我将手指伸到吴丽面前,强迫她看着我手指上的 淫水滴滴答答的滴在她脸上,同时另一只手没有停下来,不停的在吴丽的小穴内 搅动。吴丽的脸越发的红了,开始喘粗气,神志似乎也变得不太清晰。

   「嗯……啊……」吴丽呢喃着,我用手指伸进她的嘴里,说:「舔干净。」 吴丽乖乖的照办了

   「来,舔这里!」我一把抓过吴丽的领子,忘记说了,其实整个女仆装都是 我专门找人定制的,不仅仅是丝袜,连衣服上也有不少机关,比如这个领子和衣 服可以脱节,脱节后后面的拉链就会变成一根链条,领子就成了项圈,我正是拉 着拉链,如同牵狗一样吧吴丽拉到了我的大鸡巴处。

   吴丽毫不抗拒,开始舔舐我的鸡巴,边舔还边发出声音。          
   「好吃吗,骚货!「我打了一下吴丽的屁股问。

   「啊……好吃……好吃……」吴丽不停的舔着,不得不说,她的口交功夫其 实一般,但是依旧让我很爽,尤其是看见一个熟女发着骚,臣服在你的胯下的时 候。

   「嘴巴张开!」听我的命令后,吴丽张开了嘴巴,她以为我会射她嘴里,没 想到我直接一棍子捅了进去,这一下直接捅到了她的喉咙里,她一时没反应过来, 竟然有些翻白眼。

   我将鸡巴从她嘴里拿出来,吴丽喘了口气,我问:「爽不爽啊,骚B!」
   「爽,好爽。」吴丽说着继续趴着舔我的鸡巴,同时开始扒自己的丝袜,将 丝袜褪下,露出泛滥着淫水的小穴,并自己反手用手指扣B。

   「知道你是什么吗?」我一把抓住吴丽的头发将她拉起来问。

   「疼……不知道……」吴丽叫疼,用手想拨开我的手。

   「不知道是吧?那我就干到你知道为止!「说完我将吴丽放下从她的后面插 进了她的小穴。」好紧!「吴丽的小穴因为很久没被人开发过,所以即使淫水泛 滥依旧紧致,我一下进去后,立刻把我的鸡巴给包裹住了。

   「啊好疼!轻点!「吴丽的叫声让我更加热血沸腾。尤其是,这个时候我才 看清楚,吴丽的小穴居然还是粉色的。这让我更加的疯狂,不停的用力操她,而 且每次都顶到她的花心。吴丽的肥臀不停的摆动着,但是嘴上却还是」嗯!……呜呜……好疼……不要了……「

   「现在知道你是什么了吗?」我用力的操着吴丽,继续问。

   「是骚货!是淫娃!」吴丽被我操的神志不清,开始大喊。

   「不对!」我一巴掌打在吴丽的肥臀上,留下个五指印,吴丽疼的叫开来: 「啊!不要打!」接着屁股不停的抖动。

   「说!你是什么!」我左右开弓一般疯狂的打着吴丽的肥臀,在我的拍打之 下,吴丽的肥臀抖动的越发厉害了。我不停的逼问吴丽,是为了在意志上彻底打 垮她,让她明白她在我面前所处的地位。

   「我是……我不知道……啊!……啊!……」吴丽即使被我这么折磨,依旧 保持着一丝理智,她还是不愿意说出我想要的词汇。

   「你知道的!快点说!」我再次用鸡巴顶了吴丽一下,吴丽只是发出哀嚎却 没有回答。于是我改变战略,将鸡巴从她的小穴里拿了出来。

   「啊……啊……我要……」失去鸡巴的空虚让吴丽变得有些迷茫。

   「别急……告诉我……你是谁……」我用一只手捏着吴丽的乳头,另一只手 搓揉着她的阴核。此时的吴丽早就已经招架不住了,再这么一弄,身体开始抽搐 起来,小穴一开一合,喷出不少淫水来。

   「哟,潮吹了啊,别急,我们继续……」我低沉的声音,在吴丽的耳边回响。
   「啊啊……啊……不要……啊……」刚刚潮吹过的吴丽仰面朝天,两个巨乳 被我不停的揉捏,她的眼神迷茫,只是机械式的嚎着。

   「你是谁!」我看吴丽眼神已经陷入迷茫用力打了一下她的乳房,并用手指 拧了下乳头。疼痛让吴丽彻底崩溃。

   「我是母狗!我是你的母狗!」吴丽哀叫着「快干我,干我!我想要!」
   「那我是谁?」我继续揉捏着吴丽的乳头,不得不说,她的乳头真的舒服, 捏起来很软,而且上面没有一丝皱纹,乳头虽然有些黑,但是却还带着那么一点 点的粉。

   「你是……我……啊啊!!啊……嗯啊……」吴丽刚想答话,我却被她的乳 房吸引,一口吸了上去,并用舌头不停的舔。

   「说啊!」我边舔边问。

   「啊……啊……是……主……主人……」吴丽说出这番话的时候,整个身体 一下就软了下来,我明白,她内心的防线到现在才算彻底崩溃,她已经彻头彻尾 成了我的人,不,我的奴隶。

   「对,我是你的主人,以后要叫我主人,你是我的性母狗,我的性奴,你明 白了吗?」我边说边把自己的鸡巴再次插进吴丽的小穴中。

   「唔……嗯……主人……我是你的性奴……干我……干我……」吴丽没有丝 毫的迟疑,立刻应承,并浪叫起来。

   「学母狗叫我听!」我干了一下吴丽,命令道。

   「汪……汪……汪……」吴丽立刻学起了狗叫。

   「很好……这是给你的奖励!」我极高的频率开始干吴丽。

   「啊……好爽……啊……主人……干死我……干死我这只母狗吧……干……」 吴丽被我这突如其来的攻击吓到了,但是她又无力反抗,只能哀嚎着,淫叫着。
   「哦……哦……啊……!」很快,吴丽在我快速的抽插下迎来了第二次高潮, 接着整个身体软了下来,但是我还没尽兴,甚至还没有射精,于是我继续猛干。
   「啊,主人……不要了……要死了……干死我了……」吴丽开始受不了,她 的下体开始排斥我,并不停的蹬腿。可她哪是我的对手,被我死死的扣住,并抓 起拉链猛地往上一提,衣领项圈立刻收紧,吴丽被勒的有点喘不过气来,只能挣 扎着摆手,我再一放松,项圈松动,她回过气,用略微恐惧的眼神看着我。
   「母狗,知道自己哪错了吗?」我用冷冷的目光看着吴丽说。

   「知道……知道……」吴丽忙不迭的点头,并且很主动的爬过来继续舔我的 鸡巴。

   看着吴丽在我的胯下扭动着身体,不停吞吐我的鸡巴,我就知道她已经彻底 变成了我的性奴。

   「很好,很好,转过身去。」在我的命令下,吴丽转过身,把肥臀高高的翘 起,此时我发现吴丽的菊花很是鲜嫩,不仅是粉色而且看上去还很紧致,于是我 用手指轻轻的摸了下,吴丽立刻浑身颤抖起来。

   「主人……那里……」吴丽欲言又止。

   「那里怎么了?」我故意用手指在她的菊花处不停的来回抚摸。

   吴丽停顿了一会,才怯生生的说:「不可以……」

   我微微一笑,接着猛地用手指刺进她的菊花里,吴丽没反应过来,菊花迅速 收缩,整个身体来剧烈颤抖,嘴巴里发出:「哦……哦……」的声音。

   「不要……不要……」吴丽回过神来,扭动着肥臀哀求。

   「好……不要……」我其实本来就没打算今天就要了吴丽的菊花,我打算搞 定了她母亲后,再一起享用。我话音未落,我的鸡巴就直插进吴丽的淫穴里,吴 丽又是一阵浪叫:「啊……哦……嗯……啊……」

   「你的菊花是不是从来没被开发过?」我一边用力干着吴丽,一边问。
   「是……的……主人……」吴丽回答。

   「你老公也没?」

   「没有……啊……没有……我没让……干我……啊……」吴丽绷紧了身体。
   「那我要呢?」我要看看吴丽还有多少对抗我的意志。

   「主人……要用……那……就……用……啊……不要了……我要死了……不 要再干我了……啊……用力……啊……」吴丽开始语无伦次,而我也觉得龟头一 阵酥麻。

   「啊……啊……哦……好爽……好热!」在吴丽的第三次高潮和颤抖中,我 把精液全射进了吴丽的小穴里。

   当我把鸡巴从吴丽的淫穴里拔出来后,吴丽很乖巧转身,吮吸我的鸡巴,把 上面的精液和淫水吃的干干净净,我用手轻轻托起吴丽的下巴。吴丽抬头看着我, 虽然她的妆都花了,但是依旧很美,尤其是她舔的我鸡巴又痒了起来,于是我直 接顺势插进她的嘴里,抓着她的头发。

   「唔……呜呜……嗯……」吴丽的头发被我抓着,嘴巴我的鸡巴塞满,只能 呜咽着任我摆弄。

   「呜呜……唔……啊……唔……」伴随着吴丽的呜咽和眼泪,我射进了她的 嘴里。

   在吴丽还在艰难吞咽我的精液的时,我抓起了吴丽的一只脚,那脚被黑丝包 裹,娇小异常,非常诱人,我立刻放进嘴里开始了「品莲」,饱受我摧残的吴丽 哪里还能经受的起这个,又「不要……啊……呜呜……嗯……啊啊……」的哀叫 起来,但不一会,她的性欲也被彻底挑起,可以说,到这个时候,吴丽才真正的 彻底沦陷,她的哀叫变成了浪叫:「干我,主人,干我……我要……小母狗……要……你的性奴要被操……」

   就这样,在一天之内,吴丽除了菊花之外,嘴和小穴各被我玩了多次,乳交, 足交更是玩了不知道多少次。直到她身上到处都是我的精液和她自己的淫水,并 且倒在地上再也爬不起来,拼命的哀求着我放过她,我才罢手。

   此后的一个月里,我几乎每天都要玩弄吴丽,为此我还特地买了很多性玩具, 甚至将她房间边上的一间房改造成了所谓的「性交房」,里面不仅有大床,还有 一整套的性玩具,包含了各式座椅,性虐工具等等,在我的调教下,吴丽在我面 前越来越放得开,也更加沦陷在肉欲之中,她对我的依赖已到了极致,基本上来 说,我说什么她都不会反对。她已经开始按照我的要求,每天穿女仆装伺候我。 女仆装我之前已经说过,是特制的,不仅仅是丝袜,领口。胸部,下体都是如此, 胸部的遮布是可以拿下来的,如果拿下来,乳房就会露出来,贴上去,则立刻变 成普通的衣服,从外表来看根本看不出来,而下体也是如此,不过吴丽根本不穿 内裤,而且根据我的要求每天都是三点尽漏在家里走来走去,只有出去买菜的时 候才会稍微遮掩一下。

   我觉得时机已经到了,我要开始对吴丽那风骚美丽的老母下手了,于是我对 正在给我口交的吴丽说:「你家里还有一个老母是吗?」

   「是的……呜呜……是的,主人」吴丽利用吞吐我鸡巴的间隙回答我。
   「接你妈妈来城里住吧,农村毕竟不方便。」我说道。

   「是……主人……」吴丽根本不会想到,她和她的母亲即将共同伺候这个征 服她的男人。

[ 本帖最后由 皮皮夏 于  编辑 ]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夜蒅星宸 金币 +8 转帖分享,红包献上!